砖家意见

重修搞笑艺人之路
新晋红月p 谷推森吹露厨荷领
可能是个美食/书摘博客
头像来自@_帆子Alpha

© 砖家意见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试译】《寒山拾得》片段 请勿转载

《寒山拾得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日] 森鸥外

得从唐朝的贞观年间说起,那是在西洋的七世纪初而日本才刚开始定立所谓“年号”的时候。有一位官吏名叫闾丘胤。也有人说似乎从最开始就不存在这样一个人。至于个中缘由,闾①虽被传身居台州主簿,但在新旧唐书中都找不到相关的传记记载。这里所说的“主簿”,和“刺史”与“太守”一样同为官职名。中国②将全国分为诸道,道分为诸州,州又分为诸郡,郡又分为诸县,县以下又分设乡,乡以下又分设里。一州的长官被称作刺史,而一郡的长官被称为太守。究竟在日本把比县更小一级的行政区划以“郡”来命名是否相宜,吉田东伍③等辈一定会声明不满。闾果真担任台州主簿的话,便和日本的府县知事是同样级别的官吏,照这样看来,闾本应出现在唐书的列传之中。但是假若闾并不存在,现在的谈话就没办法成立了。总之我们先将此事放在一边。
那是在闾上任台州的第三天。当从中国北部的长安出发,披土埃饮浊水,风尘仆仆、夜以继日赶路的他终于抵达台州,踏上了中国中部地区肥沃的土地,喝上了清水,就变得兴致高昂起来。而且在这三天里,有许多下属前来谒见,所主管的事务也只是形式上地报告一下。在这匆忙之中,他品尝到了地方长官的盛大威势,就变得意气扬扬起来。
闾把头天下属们的事放在一边,今晨起了个大早,就出门寻找国清寺了。一抵达台州就会马上前往那里,这是他还在长安那时候起就已经决定了的事情。至于说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前往国清寺呢,那就是常言所说的“因缘”二字。
就在闾在长安被授任主簿、即将出发赶赴任地的时候,他不巧地突发头痛起来。虽然这只是单纯的风湿性头痛,但闾平素就有些神经质,这次就算喝了经常就诊的医生开的药也不见好转。心说“既然这样那就把出发的日子延期吧”和夫人一块儿商量着呢,家里的小女用人来到了他们跟前:“就在刚才大门前来了位乞食的和尚,自称要见主人一面,该怎么办才好呀?”这样说道。
“哼,和尚吗?”这么说着,闾思忖片刻,“总之碰上了就见见吧,快快请他进来”接着这样说道。随后,夫人便将来者引了进来。
本来闾只是为了科考应试熟读经书,习惯了光是作五言诗,既未拜读过佛典,也没研究过老子,可是他对僧侣呀道士呀这类事物抱有莫名的尊敬的心情。人面对自己不甚了解的东西时会产生一种盲目的尊敬,也许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形吧。因此闾才会在听说碰上和尚时如此说道。
不多时走进来的,是只身一人的高个子僧人。他身穿满是污垢的破烂法衣,长长地伸着的头发在眉毛上方被突然剪齐。可见在眼睛被头发完全遮住,变得十分麻烦之前,他一直将剪发的事情置之不理。因为僧人总是沉默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,闾就发问了:“您说想来见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
僧人这样回答:“贫僧前来既是因为施主将要出行前往台州访问之事,又有您说因头痛病而苦恼是否出行的缘故。而贫僧正是为了治疗施主而来。”
“正如您所言,因为这头痛病我们正想着把出发的日子延后的,可究竟怎么才能治好这病呢?您知道什么药方吗?”
“不必。身居四大,病从幻生。只需将净水置于此斋钵之中便可。此咒即可除矣。”
“呵呵,原来这是咒业吗?”边说边思考着,闾又接着说道,“那就请您稍等片刻吧。”这就是平素没有深思医道之事,连判断哪种说法是治疗、哪种说法不是治疗的主见都没有,仅仅是依赖着自身的悟性,每每到了那时再临场判断的情况。因为是这样一个如上所述的人,想必他那所谓“经常就诊的医生”也不可能选出什么好的人来,更不会特意搜寻读过譬如《素问》、《灵枢》④之类医典的医生。于是乎,叫来的是住在附近的、请过来不至于太麻烦的医生,喝下的是不尽人意的药,自然没有吸收药里的有效成分。而现在留意、拜托前来化缘的和尚,是因为渐渐相信了不知何故碰上的和尚的态度,也是因为心想用大量的水来施展咒术既没有什么错误之处,也并非什么危险之事。凑巧在东京的高等官同僚们所依赖的红疗法⑤呀气合术呀,也都是同样的东西。
闾唤来小女用人,命她将水汲来放进钵里。僧人将其收下并拿着捧在胸口,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闾。事实上净水亦可,茶汤亦可,至于为何不用不洁的水,是为了不让闾感到意料外的幸运。好一会儿都在凝视着,闾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僧人捧着的水上。就在这时,僧人口含铁钵中的水,突然向闾的头部喷去。
闾大吃一惊,背后惊出冷汗来。
“施主的头痛怎么样了?”僧人这样问道。
“啊,已经治好了。”实际上闾直到这时还在头痛,注意力全在头痛上,和尚的水把他的注意力从怎么也不会治好的头痛病上转移到了别处,所以眼看着就有了好转。
僧人缓缓地把钵子里剩下的水倒在了床边,接着说道:“如果那样的话这下就可以空闲一会儿了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转身向着闾背后的门口那边走了出去。
“请大师稍作留步!”闾叫住他。
僧人于是折返回来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“这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“施主不必多礼。贫僧乃是为众生谋福祉除憍慢,虽化缘求食,不收治疗费。”
“原来如此。那就不强迫您了。可否请教大师驻锡哪座寺院?”
“是说这之前的住处吗?那是在天台的国清寺。”
“呵呵,是在天台哪。那敢问大师法号?”
“贫僧法号丰干。”
“您说您是天台的国清寺的丰干大师吗?”闾一边努力地想好好记住,一边却皱起了眉头,“我此番也将前往台州,毕竟人生地不熟,因此想请教大师当地有何贤者能值得拜见的吗?”
“是这样的,国清寺有位叫做拾得的大师,其实是普贤菩萨转世。还有位住在寺西边一个叫做寒岩的石窟里的大师叫做寒山,其实是文殊菩萨转世。那贫僧就此告辞。”话音未落,丰干大师一下子就没了踪影。
正因为有些如上所述的因缘,闾出行去到了天台的国清寺。

①此处误将复姓“闾丘”作“闾”,下文同
②原文作“支那”,既然是国庆我就不来糟大家的心了
③(引自维基)
吉田 東伍(よしだ とうご、元治元年4月14日(1864年5月19日) - 大正7年(1918年)1月22日)は日本の歴史学者、地理学者(歴史地理学)。
新潟県出身。「大日本地名辞書」の編纂者として知られる。日本歴史地理学会(日本歴史地理研究会)の創設者の一人。
④均为《黄帝内经》篇目
⑤原文为“紅療治”,百度不到,不知道什么东西,随便翻译的

(咦原来我之前没戳关注你的吗) @千嶂里

请勿转载
非日语专业还请大家帮忙捉虫啦
啊对了这个只是片段后面还有好多我实在翻不过来_(:зゝ∠)_

评论(1)
热度(2)